相关文章

蒙古族--民族服务

  蒙古族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的民族。据2011年青海省第六次人口普查统计,全省共有蒙古族9.98万人,占全省总人口的1.77%。主要聚居于黄南藏族自治州河南蒙古族自治县和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的乌兰、都兰、德令哈、格尔木。海北藏族自治州海晏县的托勒乡、哈勒景乡,刚察县的哈尔盖乡,祁连县的默勒乡、多隆乡、野牛沟,门源回族自治县的苏吉乡,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的倒淌河乡,也有小片分布。西宁市和东部农业区也有少量散居。

  青海蒙古族是全国蒙古族的组成部分之一,是蒙古族形成以后,陆续进入青海地区的。蒙古族最早进入青海是南宋宝庆三年,成吉思汗二十二年(1227)。蒙古族自蒙古汗国时期进入青海,就把它作为放牧马牛羊驼的基地,在700多年的历史中,一直经营着这块水草丰美的土地,为开发青海,发展畜牧业,作出了重要贡献。

  畜牧业生产始终是青海蒙古族赖以生存发展的主要生产部门。蒙古族进入青海,即把青海看作是屯聚牧养、发展畜牧业的根据地,先后派宗室诸王率部进入青海屯聚牧养。农业生产一直比较粗放,没有大的进步。青海解放后,在蒙古族聚居的柴达木地区,大块宜耕地得到开发,在这些地区的部分蒙古族牧民,由畜牧业转为农业生产。从合作化到人民公社时期,在畜牧业合作社、牧场和人民公社中,一般都建立了农业专业队,专门从事农业生产。由于国家在柴达木地区先后建立了一些农场,在这些农场的带动下,从事农业生产的蒙古族群众的生产技术有了很大提高,作物品种增加很多,而且较早的实现了机械耕作,农业生产有了很大发展。90年代以来,柴达木地区的蒙古族群众,根据国家改善生态环境的要求,退耕还牧还林,将一部分耕地退出,种草种树,而保留的一部分农业,由于采取科学种田,精耕细作,选用粮油作物的优良品种,使这一部分农田成为优质高产农业。 青海蒙古聚居的柴达木盆地是我国矿产资源、动植物资源的聚宝盆。许多矿产资源的品位、蕴藏量都在我国属于首位。蒙元时期,蒙古族进入青海的柴达木地区后,即开始对柴达木的资源进行开发。历史上蒙古族曾经开发过的资源,从古代史籍记载青海蒙古商贸活动中销售的物资可知,主要有青盐、硼砂、火硝、铁制品、铅制品、沙金制品等。

  语言文字

  蒙古族有本民族的语言文字。蒙古语属阿尔泰语系蒙古语族,蒙古族方言差别不大,大致分为内蒙古、卫拉特、巴尔虎-布里亚特三种方言。内蒙古方言分布最广,占我国蒙古族总人口的90%以上。青海蒙古族语言属卫拉特方言,它同内蒙古察哈尔语言为标准的蒙古语基本一致,但也有些自己方言特点。青海蒙古族虽然有成片的聚居区,但有相当多的人口与汉族和藏族长期杂居。在杂居区汉族和藏族人口比例大于蒙古族人口,目前在青海蒙古族中懂汉语和不懂汉语的人口比例为6:4,一般兼通汉语汉文,甚至兼通藏语藏文。

  蒙古文已创制近千年的历史。今天在中国蒙古族中使用的蒙古文字有两种,即胡都木蒙古文和托忒蒙古文。胡都木蒙古文,历史上称它为“回鹘式蒙古文”,因为它是在回鹘文字母或叫畏兀字母的基础上创制的文字。胡都木蒙古文在推行在历史过程中逐步改进、提高的;托忒蒙古文是17世纪中叶,由卫拉特蒙古学者扎牙·班迪达根据卫拉特方言特点,在胡都木蒙古文的基础上创制了符合卫拉特口语和书面语比较一致的文字。现在托忒文只在新疆蒙古族中使用;元世祖时西藏僧人八思巴应忽必烈之令而创蒙古新字,俗字八思巴字,一度推行,后渐停止使用。青海蒙古族自从1637年顾实汗挥军进到青海草原以来一直学习使用胡都木蒙古文。因为这部分蒙古族从新疆迁移到青海时就使用的是胡都木蒙古文。清朝和民国时期,青海蒙古族各旗长都有自己的文书人员,其他民族与蒙古族交往时,一般都有自己的翻译人员,无专门的翻译机构。胡都木蒙古文共有31个字母,其中元音7个、辅音24个,辅音字母中的最后7个字母是专门用来拼写外来借词的。

  胡都木蒙古文从左至右竖写,没有大写小写之分,是拼音文字。青海蒙古族学习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情况可分为以下四种类型:一是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聚居的蒙古族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一直全面学习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完全保留着传统的蒙古语言文字;二是海北藏族自治州聚居的蒙古族基本操持蒙古语言,兼通藏汉语文,不使用蒙古文字;三是河南蒙古族自治县聚居的蒙古族因历史原因和环境影响已转用藏族语言文字近有200年的历史。该地区会讲蒙古语言的人寥寥无几,95%以上的蒙古人精通藏语;四是大通、乐都等农业区聚住的蒙古族早已转用汉语文。因为这部分蒙古族进入青海时间最早,在农业区同汉族杂居时间长,所以失去本民族语言文字和风俗习惯的时间也很长。

  文化艺术

  文学艺术

  民间文学青海蒙古族群众有丰富多彩的民间文学,包括民歌、颂辞、英雄史诗、故事、寓言、谚语等,具有强烈的民族和地区特色。青海蒙古族民歌,热情乐观,富有草原生活气息,逢年过节,放牧割草,随时随地都能吟唱,曲调悠扬,格式多样,词汇华丽,气度豁达。民族历史、英雄人物、大好河山等内容通过民歌表现。颂辞是蒙古族有着悠久历史、别具一格的民族文学形式,包括祝辞、赞辞、祭辞、召唤辞等。青海蒙古族的颂辞,形式多样,内容丰富,词句工整流畅。有颂扬天地万物的赞辞,有赞扬美满生活的颂辞,有赞美蒙古包的颂辞,有关于婚礼的颂辞,有关于马的颂辞。叙事诗和英雄史诗在蒙古族民间文学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汗青格勒》、《顾实汗》、《巴陵海巴特尔》等,都是歌颂历史上本民族英雄人物的著名的民间叙事诗。蒙古族英雄史诗,流传在青海地区的主要是《格斯尔传》,它是我国藏族和蒙古族人民共同创作的一部伟大的英雄史诗。这部英雄史诗经过蒙古族人民群众的再创作,使其逐步发展成为蒙古族人民喜闻乐见的,具有独特风格的民族史诗,在蒙古族文学史上占有崇高的地位。除此,还有中短篇英雄史诗。蒙古族英雄史诗都是勇士惩治了害人的魔王,保护了人民。作品的语言来自人民生活的口语,又大量吸收了神话传说、歌谣、颂辞祝词等,采用了比喻、夸张等艺术手法。民间故事是青海蒙古族人民中间流传很广的一种口头文学形式。在海西蒙古族流传的民间故事《可乃布拉》等,情节曲折,幽默风趣,给人以艺术享受和生活教益。在河南县蒙古族中流传的《猎手的故事》、《财主泽登》、《贪财的国王》等,内容丰富,感情真挚,人物形象典型生动,从多方面深刻地揭露了封建制的黑暗和残暴,强烈地反映劳动人民的爱好、憎恶和追求。蒙古族民间故事的艺术特色十分鲜明,粗犷、质朴、明朗的基调,浓厚的浪漫主义色彩,生动地形象画面和清新隽永的语言风格。许多民间故事还穿插普诗歌、谚语、格言、颂辞祝词、对英雄人物、美好事物加以赞美,对恶势力进行抨击。蒙古族神话传统涉及的社会生活面很广,有关人类、山川、部落的起源和本民族族源的种种神话传说。蒙古族神话传说是古代狩猎畜牧经济基础上培植起来的艺术花朵,具有强烈的现实主义精神,浓郁的草原生活气息和鲜明的民族风格。谚语和格言是蒙古族民间文学中的一朵奇葩。这是蒙古族人民从长期的生产、生活中集体积累起来的经验的高度总结,内容丰富,短小情炼,通俗易懂,男女老少都喜欢运用,世代又口相传,具有很强大的生命力,起着百科全书的作用。

  作家文学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前,青海蒙古族广大群众生活极其艰苦,很少有人上学读书,识字的人不多,因此没有形成自己民族的作家文学,很少有书面文学作品。青海蒙古族作家文学,即现代文学是在蒙古族人民觉醒和奋斗中产生和发展起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蒙古族人民得到翻身解放,生活有了很大提高,大批青少年进入各类学校读书受教育,培养了各类专业人才,有了蒙古族的文学家、艺术家,他们满腔热情的投入到蒙古族的民众中,以广大群众的生产生活为背景,写出了大量的小说、散文、诗歌,创作了一些歌曲、戏剧,整理了许多民族文学作品,先后出版的创作作品有:小说散文、诗歌集《柴达木摇篮》(多人集)、诗歌集《献礼》(图格、卡木特尔著)、小说集《夜明珠》(齐·布仁巴雅尔著)、诗歌集《高原·母亲和太阳》(齐·达莱著)、诗歌集《梦里沸腾的青海湖》(巴音著)、诗歌集《梦中的银叶》(纳仁珠格著)、诗歌集《洁白的礼物》(格·孟和巴雅尔著)、诗歌集《离太阳最近的山》(斯庆夫著)、诗歌集《穹庐晚照》(可可西里著)、小说散文诗歌集《高原回声》(多人集)、诗歌集《朝拜者》(江木尔著)等。整理出版的民族文学图书有:《青海蒙古族民族间故事集》(才布西格、莎仁格尔勒整理)、《青海蒙古族习俗》(莎仁格尔勒著)、《英雄史诗〈江格尔〉和蒙古文化》(莎仁格尔勒著)、《青海蒙古族民间文学精华集》(齐·布仁巴雅尔主编)、《海西民间歌谣》、《海西民间谚语》、《海西民间故事》三套集成等。

  音乐舞蹈

  歌曲蒙古族自古至今即以能歌善舞著称,而且歌与舞紧密联系在一起,总是边歌边舞或者唱歌伴舞,跳舞拌歌,歌舞结合,融词、曲、表演为一体的综合艺术。蒙古族歌曲题材广泛,内容丰富,是有曲调的诗,反映了牧民群众的生产生活、思想感情、风俗习惯和聪明才智。在形式上主要可分为叙事歌、抒情歌和对歌。

  舞蹈蒙古族的舞蹈分单人舞、双人舞和多人集体舞。单人舞有男单与女单的区别,双人舞和集体舞为男女混跳。自古至今,凡遇节日、喜庆、迎接贵宾、庆祝丰收和胜利,总以舞蹈来表达欢乐的心情。大的喜庆活动,主要以跳集体舞来庆贺。有着悠久历史并流传至今为蒙古族群众所喜欢的集体舞"安代",是集体舞蹈、奏乐、唱歌相结合的文艺形式奇葩,很受各族人民的喜爱。自古以来,蒙古族与歌舞相配套的乐器也是丰富多彩,吹奏乐器有口琴、箫、冬(即海螺),弹奏乐器有筝、马头琴、提琴、琵琶,打击乐器有鼓、铙、铃、铜角等。

  造型艺术

  青海蒙古族有着悠久的独特的造型艺术传统。蒙古族的造型艺术表现在人们日常生活的各方面,诸如衣食住行、婚嫁寿宴、年节喜庆、宗教活动、生产劳动等,通过装饰、描绘、镶嵌、织绣等艺术手段,把自然界中美好的东西奉献给人们,以美化人们的生活。蒙古族牧民的衣食住行用的任何一件东西都与图案有关,在蒙古包的圆顶、墙壁和门上,在棚车的帘、木箱、桌椅、毡子、铜壶、银碗的面表上,在马鞍、鞭子、刀子上,在袍子、靴子、荷包上以及在奶豆腐等硬奶食品上都装饰着各种图案纹样。其传统图案有回纹、方纹、火纹、水纹、卷草纹、犄纹、锤文、盘肠图案、形图案等。随着与各民族的文化交流,也吸收了其他民族的装饰花纹,如龙凤图案、喜、梅图案、福寿图案、宝瓶、宝伞图案、双鱼图案、各种花卉图案等,并把这些图案融化到蒙古传统图案之中,使其变得更加丰富多彩。刺绣,是蒙古族妇女的专长,他们用彩色丝绒、棉绒、驼绒线、牛筋等在绸、布、羊毛毡、牛羊皮品上绣花或作各种贴花。刺绣的针法有齐针、散套、施针、接针、分层衔接等。

  蒙古人的服饰和一些奢侈品上都有精巧、美观、大方的刺绣。袍子、坎肩、靴子的镶边,帽子、耳套、绣花毡、门帘、鞍鞴、荷包、手袋以及敬奉的佛像等,都是妇女施展刺绣技巧的园地。蒙古族的金属工艺品朴素大方、实用美观,体现了蒙古艺人聪明才智、丰富的想象力和创作才能。金属工艺品一般用金、银、铜、铁几种原料制作,包括桶、碗、壶、勺、酒器、头饰、马具、火链、刀子等生活用品和佛像、宗教舞蹈道具和供佛的法器等宗教用品。金银匠善于采用錾雕手艺,在金属制品上錾出精美的花纹和图案。雕刻艺术是蒙古族造型艺术中又一美丽的花朵。民族艺人用刀或铲子等工具,对木材、粘土、石块、兽骨等材料进行加工,制造出木桌、木箱、木桶、木碗、茶具、马鞍、马头琴、象棋等工艺精美的用品。蒙古象棋的棋子有骆驼、马、狮子、人等,是人物雕刻和动物雕刻的佳作,造型美观、形象生动,富有草原生活的气息。

  体育

  摔跤:是从12世纪开始蒙古族称之为“男子三项竞技项目”之一,也是选拔勇士的主要项目之一。蒙古族摔跤发展到元朝,已设有专门管理机构,称为“校署”,并有了专供摔跤穿的衣服,并由摔跤界中有名的力士充任裁判。清朝,蒙古族的摔跤已成为正式体育比赛项目,已有了正式的比赛场地,在平坦的场地内,挖一直径6米、深1米的圆坑,坑底填上树枝、树枝上铺上厚毡。在进行正式摔跤比赛或举行摔跤表演时,摔跤手要穿上无领、短袖、袒胸露臂的竞技服;下衣是肥大的白色裤子,白裤子之外又套以绣有花纹的肥大套裤;脚穿蒙古式长统皮靴。摔跤时,摔跤手均带五彩绢帛编帛的项环,互相不能侵犯带项环的部位。摔跤